1月3日《中國青年報》報道:死神抵達那一刻,上海外灘上的絕大多數人沒有察覺到任何徵兆。2014年與2015年交接時分的外灘是一個五光十色的噩夢,事後有人形容這是一個地獄般的地方。造成36人死亡的嚴重踩踏事件發生後,冷空氣中充斥著不安的尖叫,地上滿是血跡、嘔吐物、撕裂的服飾和散落的物件。在事發地,人流演變為波浪。很多人一度被擠到窒息——參與救治的4家醫院收治了不少此類癥狀的傷者。
  假如你去了趟地獄,假如你又從地獄逃脫回來,你最不該忘卻的會是誰,能是誰?無他,一定是那個幫你從地獄中逃脫出來的人。文中的記述是這樣的:距離臺階處10米左右、當時在陳毅廣場上的上海大學學生姚岳龍也註意到,確實有位女士手持喇叭喊話呼籲讓路。他記得喊話者穿的並非制服。“喇叭姐”沒有制服,但“制服”與否在此時已經沒有意義,只要有哪怕是一個意識清醒者,一個振臂高呼者就已經是一種正能量。而問題恰恰是當災難降臨之時,最缺乏這種正能量凝聚者。人們可以為赴現場的警察點贊,也當然應當為所有參與救援者點贊,但筆者要將大大的贊點給這位“喇叭姐”與“後退哥”們。如果世間有所謂的神靈與菩薩,難道這些“喇叭姐”與“後退哥”不是活著的菩薩?
  關於“後退哥”,網上已經有了這段現場視頻,後退之於傾倒的人群,是一種再簡單不過的警示與疏通,而這種後退的呼喚,恰恰不是出於制服哥或者警察哥,而是來自於普通大眾中的哥。對於上下涌來的人流來說,對於那些已經被擠陷於漩渦中的瀕死的人們來說,還有比這更大的福音嗎?齊聲喊號的人位於陸震宇右方的欄桿附近,聽到“往後退、往後退”,他感覺有救了。“有救了”,生之曙光,生之希望,生之召喚,與那些“快點擠”的魔鬼之音相比,又是多麼具有人情溫暖?大災大難面前,有人做了天使,有人做了魔鬼,而絕非所謂看客,也許他們的本意只是一種無所謂的惡作劇,但當人流處於極度擠壓與危險中時,這不是一種魔鬼之音又是什麼?
  如果世間有最美妙的詞彙,我會將最美妙的詞彙與詩篇獻給“喇叭姐”與“後退哥”,如果世間將救世者稱作菩薩與聖人,我願將這些最美的稱呼獻給“喇叭姐”與“後退哥”。如果有人不同意這種贊美與贊譽,那就不妨換位於現場的滅頂之災降臨之時想一想,這種最大的點贊是否是一種過獎或者過譽?
  關於“快點擠”,肖吉斷言有人禍因素。他對這些看客持有深切的痛恨。即便這種聲音只是一種惡作劇,即便這種使壞只是一種炫耀,也足以成為一種致人死命的魔鬼之音。任何在災難當頭的旁觀甚至嘲諷再甚至使壞,都是一種犯罪。
  讓我們為“喇叭姐”與“後退哥”點大大的贊。
  文/李振忠
  
  (原標題:不該忘卻的“喇叭姐”和“後退哥”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hi23hirk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